東祭

文艺疯癫
酣睡好梦后依旧酩酊于这个世界

迷失,荒诞又潇洒浪漫的说辞。九月,没有意想的那样有个活蹦乱跳的开头。心情就像糊在玻璃窗上的水雾,每一个力求的动作是在冷的那一面抹了一把,毫无用处。夜色停留在游手好闲的眼里是被凝固的光晕美色,而我,即如此。

评论
热度(1)
© 東祭 | Powered by LOFTER